首页 关于我们新闻与专题业务领域成果展示企业文化诚聘英才视频专题

新闻与专题

专题新闻

以诚求强 以质求优 以创求新

发布时间:2014-12-03

 

 

以诚求强  以质求优  以创求新

——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优秀获奖工程纪实

 

“诚信为基、质量为本、创新为魂”是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集团”)的经营管理理念,这短短十二个字不仅是建设集团人对自身工作的要求,更是对业主、对社会的一份庄严承诺。正是坚守这样的经营理念,建设集团在机场设计建设领域攀登一个又一个高峰,收获着一份又一份荣耀。

去年底,民航优秀工程设计类获奖项目名单公布,建设集团12项工程设计项目分获一、二、三等奖。其中拉萨贡嘎机场飞行区改造及配套工程项目跑道沥青混凝土盖被工程、阿里昆莎机场建设工程、南昌昌北国际机场扩建工程和固原民用机场工程等4项工程项目获得一等奖。

以诚求强:勇担重任服务社会

建设集团成立于1954年,有着60年的历史积淀,一支专门从事民用机场设计的专业技术队伍发展到今天拥有超过1700名员工、13家成员单位的企业集团机场设计大师蒋作舟先生在回忆建设集团近年来发展历程时说:“90年代初期,设计院(建设集团前身——中国民用航空机场设计院)的收入只有450万元,如今已超过14亿,真是今非昔比!”

60年来,建设集团先后承担了国内90%以上机场建设相关工作,业务范围涵盖机场工程选址、(预)可行性研究、设计、咨询、监理、科研、项目管理、工程施工、安装等机场建设全领域,是名符其实的行业领军者。

截至“十二五”期初,建设集团在我国机场建设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45.7%创造了一批优秀工程设计项目,多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詹天佑土木工程大奖、鲁班奖、国家优秀工程设计奖等多项国家、省部级设计、咨询、监理及科技奖项。

每一个奖项都记载着建设集团人无私忘我的付出,每一份殊荣都承载着建设集团“诚信为基”的管理理念。

获得此次民航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的南昌昌北国际机场扩建工程,历时五年,设计与工程几乎同步进行,协调非常复杂,设计变更量极大。为了更好的服务业主,建设集团根据工程的不同阶段派驻不同专业的设计代表前往现场,每次驻扎都是一年多。项目负责人田韧,在孩子出生第二天就赶去出图;现场代表王峰,长期驻守在南昌,为工程全程提供设计咨询服务……

如果说南昌机场项目展示的是对业主的服务,那么宁夏固原机场工程则更多地体现了对社会的责任。

固原民用机场为国内小型支线机场,位于固原县西北角。由于固原历史悠久,公元前114年建城,存在大量的历史古迹。距跑道南端约4.72公里的地方就有一处战国秦长城,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对飞行有影响的最大标高为1852米,高出跑道南端原地面标高100米。

考虑到战国秦长城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不仅不能挖除而且还要尽可能降低机场对古迹的影响。项目组经过多次实地勘察和严密分析,发现,场区内原地面地势平均纵坡较大,加之固原机场为高原机场,考虑到飞机性能限制,跑道纵坡不宜过大,同时跑道南端标高又不能太低,给工程设计和建设带来很大难度。

为了在不影响秦长城的前提下,确定合理的机场标高和跑道纵坡,建设集团西北分公司固原项目组多次实地踏勘,并寻求专家意见,提出了个技术方案,经综合比较、优化后,最终确定了机场跑道南端设计标高和有效纵坡,保证了全场土方基本平衡。

“机场建设关系到当前社会的发展,但是文物却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我们更应该好好保护。项目组负责人冀鹏说道。

“专心专业,优质高效”是建设集团的服务理念,建设集团人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一理念,他们以“倡行中国服务、引领机场建设”为使命,以“质量零缺陷、服务零距离、安全零事故”为要求,为客户和社会提供优质服务,力争将每一项工程都打造成精品工程。

“值得一提的是,参选项目都是竣工之后运行一年才申报的,经过一年的运行,充分说明了项目质量过硬,设计合理,这是对项目团队精益求精的一种肯定。”建设集团总工程师说道,“每次奖项目,不仅会增加建设集团在今后招投标过程中的筹码,提高中标概率,也有助于年轻设计师业务积累,有助于提升建设集团技术水平和设计技术传帮带,增强员工的荣誉感与归属感。”

据了解,此次发布的民航优秀工程设计奖项是民航行业最高的设计类奖项,每两年评选一次,只有被评为一等奖的工程项目才能申报国家级相关奖项,也为整体工程获得“鲁班奖”、“詹天佑奖”奠定良好的基础。

以质求优:精品源自汗水与专业

宽阔明亮的候机楼、长长的跑道、整齐的飞机、还有行色匆匆的旅客,相信这会是大多数人对机场的印象,然而很少会有人知道,机场的修建凝结的是机场建设队伍的勤劳与汗水,一座座机场就是记载着他们辛勤付出的丰碑

阿里昆莎机场的修建就是一例。

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西部,是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汇聚的地方,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为青藏高原之最。

在机场未建成之前,阿里的交通极为不便,山区公路是唯一的交通方式,阿里距新疆叶城1085千米,距拉萨1655千米,路况复杂,崎岖难行,单程开车到拉萨要耗时4天之多,每年只有5月至10可以正常通行,是西藏生存条件最恶劣、自然灾害最频繁的地区,被称为“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

那里不仅交通不便,环境也极为恶劣。由于海拔,空气稀薄,阿里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52%,这是一个连静坐都会头疼胸闷的地方,在这样条件下施工,技术人员、管理人员、施工人员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困难并没有吓退建设集团人,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地方”修建机场,是阿里人民40多年的梦想世纪60年代起,建设阿里机场就被提上日程,但由于地形非常复杂,在这样一个地方选场址难度相当大,要选择一个各方面都比较理想的场址就更加困难。

为了找到最佳场址,由建设集团西南分公司员工孙俊、张桃明、王睿、林建平、代小斌等组成的踏勘工作组,在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段,背负设备、图纸,伴随着强烈的高原反应,停停走走,行进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与草原之上,寻找建造阿里机场的最佳地点……

“在第一次选址中,因为对当地的环境不熟悉,在加上路况非常糟糕,又要翻山又要蹚水的,司机没很多这方面的经验,车在过一个大坑的时候,整个翻过来了,挡风玻璃和后车灯全摔碎了,好在人只受了点轻伤,当时真是吓得不轻。”代小斌回忆道

正是凭着这样的毅力,在几乎踏遍阿里所有地区之后,他们最终选出了十个场址,并经过多番比较衡量,确定了“索麦”场址。这一场址顺利通过了审定,被定名为“阿里昆莎机场索麦场址”。

场址确定了,但在4000米的高原上建设机场却远比想象中困难。阿里一般10月初至次年6月初降雪结冰,而高原混凝土施工对天气要求比较高,因此可进行实际施工的工期十分有限。此外,阿里地区基础资料缺乏,几乎所有的资料都需要实地调查或核实确定机场设防洪水位就是显著的例子

阿里机场场址附近有一条噶尔河,是对机场威胁最大的一条河流,但是整个噶尔河上没有一个水文站,这给跑道标高的确定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因为跑道的标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噶尔河的设防洪水位,也就是说,设防洪水位的确定关系到机场的安全和投资。

由于资料匮乏,项目组现场进行了洪水调查,走访了许多当地的常住居民,发现噶尔河的洪水位变化比较大,这几年洪水大多集中在7月份,洪水可能对场址有影响。

根据这一情况,项目组反复研究,并与当地水文水资源主管部门密切合作,对机场附近的河流进行了实测,绘制水位流量曲线,查算出机场100年和50年一遇的设计洪水位,并创造性地提出将岸堤设防标准由原来的以防冲刷为主改为以防漫顶为主,取消了大量的钢筋笼,仅此一项节省工程费用5600万元。

项目组的这一成果得到了西藏自治区水文水资源局专家和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察设计院专家的高度评价和认可,对未设置水文站的河流附近建设机场确定设防洪水位提供了先例,解决了无河流水文资料无法加快机场建设的问题。这一成果在西南地区的红原机场龙日坝场址附近的白河洪水位研究和那曲机场达仁场址附近的那曲河洪水位研究中得到广泛应用。

在整个设计过程中项目组凭着这样的专业敬业精神,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没有丝毫放松对设计质量的要求,他们力争将阿里机场做成设计精品,他们所提供的设计成果,得到了审查专家和业主的广泛好评。

阿里机场建设历时2年,克服有效施工期短、自然条件恶劣等困难,于2010年7月1日实现首航,成为继拉萨贡嘎机场、昌都邦达机场、林芝米林机场后又一重要进出西藏的空中通道,填补了藏西北空中交通的空白,架起了阿里通向拉萨乃至祖国各地的空中金桥,圆了阿里各族人民“坐着飞机到北京”的梦想,从此“天边的阿里不再遥远。

以创求新:走在技术创新的最前沿

建设集团是典型的知识技术密集型企业,近年来,建设集团先后承担了数十项科研课题,涵盖沥青道面工程技术、岩土工程技术、机场道面检测与评价、绿色机场、数字机场与动态仿真技术、材料试验与检测技术等多个方向,取得了多项专利和软件著作权。

可以说,科技创新是建设集团发展的不竭动力。建设集团在所承接的每一个机场设计建设工作中都会结合当地的具体情况创造性的开展工作。此次获得民航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的宁夏固原机场的排水设计理念西藏拉萨机场首次提出沥青抗紫外老化的技术就是建设集团科技创新的典型。

固原机场中,出于对秦长城的保护需要,场址向北侧移动2.5千米,侧移300米,移动后的场址下方有一条深45米、长120米的撒门沟。由于固原地处黄土地区,场址土质为粉土,粉土塑性极差,韧性低,难固定,容易被水冲走,因此,排水成为困扰项目组的一大难题。

经过多方优化比较,项目组创造性地出盲沟与顶管相结合的排水理念,就是在场址下方开通一道盲沟,用以排地下水,并在贴近跑道处挖通一条顶管,当水量过大,盲沟无法排除时,用顶管将多余水质排出。

“我们当时提出这个设计理念,可以说是有创新意义的,之前只有西宁机场排水中有涉及,但是它那里有可以利用,我们这全是粉土,难度要大得多。”冀鹏说道,“到目前为止,这一排水设计已经使用了四五年,仍没出现过堵塞现象,这一设计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

如果说固原机场将设计理念的创新发挥得淋漓尽致,那么拉萨机场工程则在技术创新实现了突破。

拉萨贡嘎机场是国内最高海拔的军民两用国际机场,其高海拔、超强紫外线辐射等特殊地理气候条件为建设集团所承接的沥青混凝土盖被工程设计工作提出了极高的难度和挑战。

由于拉萨贡嘎机场海拔高达3600米,属于典型的高高原机场,高寒缺氧,空气稀薄,强烈的高原紫外线,其日照辐射量是北京的数十倍。这一自然环境将会对机场道面、尤其是沥青混凝土道面带来严峻的考验。贡嘎机场工程设计项目组在多方比对后发现,国内其他机场——如云南昆明机场、青海西宁机场——的实例证明,如果不采取科学的应对措施,高紫外线辐射势必会引起沥青混凝土的过早老化及衰变,使沥青面层耐久性迅速降低,从而使道面产生裂缝、坑槽、松散剥落等严重损坏,大大降低沥青道面的使用寿命。

针对这一问题,建设集团项目组提出了检测-灌浆-科研-实验-设计-验证”全过程一体化“研究型设计”理念,专门开展了有针对性的高原机场沥青道面建设关键技术研究,确保了盖被后的沥青混凝土道面除了具有足够的高—低温性能、粘附性、抗滑性能及抗疲劳性能外,重点提升了抗紫外老化和耐久性。

项目组在项目策划阶段就向民航局申请了《高原复杂气候条件下机场沥青道面关键技术研究》的科研课题,在基础资料极为匮乏的情况下,广泛调查收集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并多次前往拉萨实地调研。经过实地踏勘与反复试验,项目组总结了适合高原特殊环境地区的沥青材料性能评价途径和手段,在民航领域首次提出了改善和增强高原地区沥青抗紫外老化性能的途径和方法。跑道加盖工程完成后,项目组委托同济大学实验室对跑道沥青混凝土的使用性能进行了跟踪监测和验证,效果良好。

拉萨机场盖被工程完成后,跑道运行更加舒适和流畅,极大改善了原有水泥混凝土跑道的严重病害情况,缓解了机场民航和军航日常运行紧张的状况;提高了机场运行效率及航班正常率和经济性;提升了机场的综合保障能力。加盖后的拉萨贡嘎机场拥有了亚洲第一高海拔的沥青跑道,标志着我国高(高)原地区机场改扩建工程技术水平的显著提升;同时为民航运输服务和空军飞行勤务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对于保障西藏自治区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具有重大意义

 

正是凭着“诚信为基、质量为本、创新为魂”的经营管理理念,近五年来,建设集团参与并中标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重庆、沈阳、厦门等多个大型机场建设项目,逐步确立了国内机场建设领军企业的地位。

与此同时,建设集团还积累了丰富的海外机场建设经验,先后参与和实施了科摩罗、安哥拉、刚果(布)、刚果(金)、毛里塔尼亚、老挝、朝鲜、柬埔寨、毛里求斯、汤加、斯里兰卡、哥斯达黎加、多哥等20多个国家的机场设计、建设项目,并在非洲、亚洲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成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走向世界的排头兵。

“机场是城市的门户,机场设计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建设集团总经理洪上元强调,“工程建设是百年大计,优质的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是民航的生命,也是建设民航强国战略的根基,因此,我们必须按照民航持续安全理念要求,加强质量管控,推动科技进步,建设精品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