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新闻与专题业务领域成果展示企业文化诚聘英才视频专题

新闻与专题

专题新闻

磨剑一甲子 缔造新辉煌

发布时间:2014-12-03

 

磨剑一甲子  缔造新辉煌

——写在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成立60周年之际

 

60年前,1954年11月10日,北京民用机场建设正式获批,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集团”)前身——民航场站处设计科成立,在5名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开始了首都机场的规划设计工作。当时的“设计科”,就是建设集团的雏形。

此后,这个小小的“设计科”伴随着中国民航的发展腾飞不断发展壮大、数易其名,先后成为“设计处”、“设计所”、“设计院”,1996年12月,更名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暨中国民航机场规划设计研究总院,2005年12月,更名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

60年时光荏苒,2014年,建设集团再次承担了北京新机场的规划设计工作,依然担当起主力军角色。

从北京首都机场到北京新机场,与1954年只有十数名技术人员、借鉴照搬苏联模式的情况相比,如今的建设集团规模已翻了数番:员工超过1700人,先后承担国内90%以上机场的建设相关工作以及老挝、科摩罗、多哥等20余个国家的机场工程,业务涵盖科技、设计、监理、施工等诸多方面,发展成为国内工程建设领域唯一能够为民航机场建设提供全方位服务的科技密集型国有企业。

首都机场开工  中国民航有了自己的设计团队

1954年,北京首都机场的修建工作被提上议事日程。

1954年11月10日,民航机场管理部门场站处设立设计科,抽调空军、民航和交通部三方面的相关技术人员,组建了中国民航第一支专门从事民用机场设计的专业技术队伍,这便是建设集团的前身和基本雏形。

首都机场工程是当时特别重要的建设项目,为此,聘请了前苏联专家进行援助,设计科在前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参加完成了首都机场选址、勘察和部分设计工作。

“当时修建首都机场最大的问题在于技术标准,我们一开始是按照国际民航组织的相关规范修建,后来苏联专家来了之后,就统一参照苏联对民航一级机场的各项有关标准规范实施,那些我们都不太懂,像是油水加温器、铁路引导、飞机起飞净空等等,我们都一边学习一边画图。”时任首都机场技术总负责的周继选回忆道,“当时苏联来了5个专家,一个是负责总平面的,一个是场道的,一个是通讯导航的,一个是供电的,还有一个是空中指挥的。当时最大的飞机才30吨位,我们按照东104型的飞机标准修建的机坪,技术标准也都是苏式的。”

在前苏联专家的指导下,设计科十余名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很快便完成了21卷初步设计,并经批准通过。1955年动工,经过两年多的建设,首都机场于1958年建成验收,1960年正式投入使用。

当时的北京首都机场工程是从选址、规划设计到施工等方面,在前苏联专家组指导下自行设计、组织施工完成的第一个完整的大型民用运输机场,是当时远东地区规模最大、现代化水平最高的民用机场。

自此,中国民航孕育出第一批专业的机场设计技术队伍,系统掌握了机场规划设计技术。北京首都机场修建完成后,设计科的设计人员奔赴全国各地去参与机场修建工作,先后修建了昆明巫家坝机场、南宁吴圩机场、贵阳磊庄机场、成都双流机场、兰州中川机场、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等等。

这一时期,机场的规划设计工作主要是按照苏联的标准,在前苏联专家的援助下展开工作,一直持续到1963年上海虹桥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的扩建。

1960年,由于中苏关系日趋紧张,在民航工作的苏联专家陆续撤离,我国的民航机场设计工作开始了独自探索与发展的历程。

1963年8月,为确保“中巴”航线按时通航,国务院决定将军用虹桥机场改扩建为民用国际机场,要求一年内完工。该紧急重点工程的任务下达后,民航局领导挂帅成立指挥部,已发展为设计处的设计科集中了当时几乎所有的技术力量,“那是我们第一次自己独立设计建设的机场,部队方面也出了差不多四个军,有四万人之多。”当时的参与者回忆道,“那时我们白天黑夜都干,每天就睡4、5个小时,用了10个多月就完工了。”1964年4月,上海虹桥机场竣工验收,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如期正式开通国际航线。

同样的还有广州白云机场的扩建,1963年9月,为满足巴基斯坦达卡—上海—广州—巴基斯坦达卡通航需要,广州白云机场扩建工程开工,设计处人员参加飞行区设计工作,并全程参加建设管理,扩建工程于1964年竣工。

紧急扩建上海虹桥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设计处不仅依靠自身力量进行规划设计,而且不再采用苏联的设计规范,改按《国际民航公约》进行设计,自此,我国民航的机场设计逐步与国际通用的技术规范接轨。

专注设计 专业成就精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适逢机场建设高潮,设计处成功转型,施行企业化管理,并更名为“中国民航机场设计研究院”。黑河机场成为首个设计收费的项目。

1983年9月,黑河机场项目启动,设计院参加了机场的选址、前期及设计工作,第一次对设计项目进行收费,迈开了向市场经济过渡的第一步。

从此,设计院开始实行企业化经营管理,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在内部,则实行技术经济责任承包制,激发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

改制后的设计院从社会上吸收了越来越多的设计人员,设计能力不断壮大,专业日益完善,1980年,承接了首个完整项目——厦门高崎机场建设项目。

1980年9月,国务院批准厦门高崎机场立项报告。受厦门市机场建设指挥部委托,设计院首次作为总体规划设计单位,承担整个飞行区、航站区及配套工程的规划设计与现场管理。这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机场设计师们首次承担大型机场整个飞行区、航站区及配套工程的设计与现场管理,也是设计院首次独立完成现代大型机场的全部规划设计工作。

按照常规情况,一个机场仅设计图纸就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而厦门机场从批准到动工短短几个月,几乎没有给设计预留时间。

设计院在承接任务后,高度重视,组建精英团队,常年驻守厦门。为了不耽误工程建设,设计人员就住在厦门机场的建设工地,直接在现场修改设计,会审图纸,省却了图纸往返于北京厦门的时间,两三个月就交出了机场主体工程的图纸。

“当时,我们第一次做这么大的项目,而且完全是靠自己的力量,从选址、可研、方案到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我们常年驻守现场,有的同事整整呆了2年。”曾参与设计工作的、建设集团退休副总工程师张仁武回忆道,“在当时,对于一般人来说,机场是摸不透、很神秘的建设项目,所以施工单位往往要求设计人员常驻现场,以便及时沟通指导。”

1982年1月,厦门机场破土动工;1983年10月,厦门机场正式通航。

从厦门机场开始,设计院储备了技术,锻炼了队伍,设计能力与水平大幅提高,迎来了大规模的机场建设热潮。

1985年,重庆江北机场;1986年,长沙黄花机场;1987年,沈阳桃仙机场;1987年,昆明巫家坝机场;1989年,西宁曹家堡机场;1990年,武汉天河机场;1990年,济南遥墙机场……

然而影响最大的,还是北京首都机场扩建工程、上海浦东机场建设工程、广州新白云机场建设工程三大机场工程。已经更名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以下简称“总公司”)的设计院在以北上广三地机场为代表的机场设计中,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突破,打响了总公司的品牌。

1996年,在北京首都机场东跑道整修加固工程中,总公司技术人员首次将沥青玛蹄脂碎石混合料(SMA)引入机场道面,通过反复试验与研究,建成了全球首条SMA跑道,这一项目获得重大研究成果,使中国民航在SMA跑道应用领域达到世界领先水准,美国国家沥青技术中心(NCAT)明确指出:“中国是机场建设领域SMA应用的领导者。”

1997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期工程全面开工,总公司首次践行“一市两场”的规划建设模式,同时加强了与世界著名跨国公司的合作,提升了航站楼设计能力。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工程获得了“国家第十届优秀工程设计金质奖”和“民航总局第六届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

同样的还有广州新白云机场。由于广州老白云机场长期超负荷运转,新建一个国际一流水平的大型现代化机场迫在眉睫。1995年,总公司受委托进行设计,在这里,设计人员探索了“一场多跑道”的设计方案,工程于2000年全面开工,2004年成功转场。这一工程先后获得“第五届詹天佑土木工程大奖”、“2005年全国十大建设科技成就”、“国家第十二届优秀工程设计金质奖”、“民航总局第八届优秀工程设计一等奖”。

优质的工程离不开对产品质量的把控。一直以来,建设集团将产品质量视作公司发展的“生命线”。

“我们一方面制定了详实的质量规范,要求员工严格按照规范执行。”建设集团总工程师肖斌说道,“另一方面,我们有一套成熟的工作流程,每张图纸都会经过若干环节,层层把关,此外,还会有设计评审、设计验证等等,确保设计成果的质量,从源头上对工程质量进行控制。”

肖斌说,由于工程现场会遇到很多特殊情况或突发事件,建设集团会在施工阶段,派驻相关设计代表常驻现场,及时对现场设计变更进行保障。“项目投入使用一段时间后,我们还会进行设计回访,及时总结,指导后续工作的开展。”肖斌说。

凭着过硬的技术和优质的服务,建设集团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在大江南北设计建设了一个又一个机场,树立了一座又一座丰碑。

截至目前,建设集团获得的包括鲁班奖、詹天佑奖在内的国家级各类奖项28项,省部级各类荣誉86项,已然成为我国机场设计行业的领军企业。

联合重组  不断完善产业链

进入21世纪后,中国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产业链不断完善:从2000年开始,北京民航华北机场规划设计院、民航西南机场建设规划设计研究院、西南民航机场建设咨询监理所、民航东北机场设计院、西北民航机场设计研究院相继并入总公司,成为总公司在华北、西南、东北和西北地区的各分公司。

为充分发挥集而团之的优势,2005年12月,中国民航机场建设总公司也进行重组,正式挂牌成立了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

然而,联合重组的步伐并未停歇,此后,先后入股或组建了中企建发、中企卓创、中航建设、中航装饰、中航环境……截至目前,建设集团已发展成为拥有13家成员企业的大集团。

随着机场设计领域规范化程度越来越高,在产业链不断完善的同时,建设集团资质也逐步健全。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建设集团先后获得工程设计民航行业甲级、工程咨询民航专业甲级、工程勘察岩土工程专业甲级、工程设计建筑行业建筑工程专业甲级、工程项目管理资格民航专业甲级、发改委评估咨询资质、城乡规划编制单位乙级、对外承包工程资格等诸多资质。

与此同时,建设集团也将工作范围延伸到非民航业务领域。

2012年4月,延安新区(北区)一期综合开发工程开工建设,建设集团承担了其中的地基处理与土石方工程设计工作,这是建设集团承接的第一个民航行业外工程。

延安新区项目是湿陷性黄土地区世界上最大的平山造地工程,挖方约2.2亿立方米、填方约1.8亿立方米,面临高填方地基变形和高边坡稳定性及其与之相关的一系列工程技术难题。

建设集团承接任务后,多次进行现场踏勘,收集大量实验数据,完成国家科技支撑项目,攻克设计过程中的诸多难点。削山、填沟、造地、建城,对于地质条件不好的地带,进行多次夯实,消除不稳定性,避免沉降隐患。

2014年7月,延安新区(北区)一期综合开发工程顺利通过验收,建设集团成功完成非民航领域工程的首秀。

“不断完善产业链,是一个从‘做精做专’到‘做大做强’的过程,其最终结果是要‘做优’。”建设集团总经理洪上元说,“我们通过多年的联合重组,一方面形成规模效应,降低单位经营成本;另一方面,资质不断健全,形成建设集团独特的竞争优势。”

十余年的重组与拓展,建设集团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与2000年相比,建设集团总资产增长近5倍,经营收入增长43倍,利润总额增长逾10倍,合同额增长逾30倍,员工从不到600人发展到现今的1700余人,成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领域唯一涵盖设计咨询、工程总承包、机场选址、项目管理、监理、施工、科研,产业链较为健全的技术密集型企业集团。

完善的产业链、专业的技术水平、过硬的质量,建设集团不仅能为机场建设提供全方位服务,也为我国民航事业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先后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全国文明单位”、“全国民航文明单位”、“全国民航五一劳动奖状”、“全国先进工程勘察设计先进企业”,并入选中国企业记录。

科技领先  打造人才高地

“科技水平决定技术水平,技术水平决定设计水平。”洪上元说,“科技创新是建设集团最主要的一个核心竞争力。”

早在60年前,设计科成立之初,参建北京首都机场的过程中,就开始了科技的探索与磨合。这一时期,建设集团的技术人员在场道工程方面进行了多种尝试,成功掌握了无胀缝跑道和道面刻槽两项技术。

随着全国性的机场建设热潮到来,机场设计面临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建设集团进行的科技创新也越来越频繁,成果越来越显著。1993年开工的贵阳龙洞堡机场项目便是一例。

贵阳地处云贵高原,“地无三里平”,且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在贵阳新建大型现代化机场困难重重。建设集团在接过贵阳机场规划建设任务后,经过现场踏勘和反复论证,提出了龙洞堡场址。

龙洞堡几乎是贵阳地区唯一满足飞行条件、不占用现有耕地的场址。但在此建设机场,需要完成填方超过50米、填挖方总量达3500万立方米的巨大工程量。

“在此以前的工程项目,几乎没有填方超过20米的。”建设集团副总工程师、贵阳机场项目负责人张立安说,“但是贵阳要建机场必须克服这一困难,这在当时全国基础建设领域,从技术规范到工程实践上都是空白。”

项目中,张立安和技术人员做了大量技术实验,开发出了中等量的强夯成套技术,成功解决了地基问题。1997年,龙洞堡机场竣工通航,地基稳定性良好。1999年,贵阳龙洞堡机场大块石填筑地基的强夯处理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这也是民航基础建设领域首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工程项目。

在此前后,建设集团的技术人员围绕各地机场建设的实际需要,还解决了以上海浦东、厦门高崎、福州长乐、杭州萧山等一批沿海机场的软基处理问题和以敦煌机场为代表的盐渍地基处理问题。尤其是在北京首都东跑道整修加固工程中,建成了全球首条SMA跑道,并获得2000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3年11月,经民航局批准,建设集团代表中国民航向国际民航组织提交的SMA新型道面结构提案获得通过,即将入选国际民航组织设计手册,成为SMA道面设计标准之一。

建设集团的技术创新,一方面以解决实践中遇到技术难点为主,另一方面,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紧密结合国家新要求,“近年来,我们提出建设绿色机场的理念,在规划设计时就考虑到绿色、节能、环保、高效、安全和人性化等因素,通过科技先行,促进新理念在工程上的应用。”洪上元说。

技术创新之外,建设集团还先后编制了《民用直升机场飞行场地技术标准》、《民用机场工程项目建设标准》等10部行业规范编制和《民用机场飞行区技术标准》等3部行业规范修编工作,并持续推进《民用机场总体规划规范》等8部行业规范的修编工作。同时,建设集团还承担了民航机场“十二五”建设规划研究,为行业重要决策文件的出台提供了有力支持。

“科技创新离不开人才的培育,建设集团始终致力于打造人才高地。”建设集团党委书记蔡颢说,“一个企业,最宝贵的财富是人才。在建设集团,我们始终强调尊重人、发展人、关心人,使以人为本的理念可以真正落到实处。”

为实现建设“技术高地”和“人才高地”的目标,近年来,建设集团加大员工培训力度,成立培训中心,积极组建一支高素质的专业培训师队伍,通过集中学习、考察研讨、轮岗交流、继续教育等多种方式培养人才,实施了IPMP专项培训、设计软件培训、设计规范宣贯等系列培训项目,参训人员几乎全覆盖。此外,还出台了专项津贴制度,鼓励员工通过自身努力取得注册执业资格,对提高员工的专业技术水平和职业素质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作为技术密集型企业,建设集团本着“事业留人、团队留人、感情留人”的理念,搭建事业舞台,提升员工地位。通过内培外引,逐步建立一支具有国际视野、把握行业规律、熟悉机场建设、善于应对市场、结构合理的专家人才队伍。

“在建设集团,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人才。”蔡颢说,“我们一方面注重工作能力和工作实绩的考核,努力营造科学的选人用人机制;另一方面,挖掘员工潜力,对做出突出贡献的员工进行物质和精神奖励,增强员工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建设集团无论是从资源占有,还是效益规模、发展前景等方面都具有了明显的优势。”

践行“走出去”  向着“世界一流”企业迈进

去年10月,在国际机场协会(ACI)第22届非洲区年会上,建设集团打出“60年,200个机场”(60years 200airports)的宣传语,一时成为年会最吸引眼球的公司。

作为中国民航机场建设的龙头企业,建设集团响应国家“走出去”的号召,积极开拓海外市场。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设集团的前身——设计处就曾派出设计人员参与越南、阿尔巴尼亚、毛里求斯等国的机场设计工作,但那时的海外机场设计工作,是以技术援助为主。真正“走出去”,则是在进入21世纪后。

2004年4月,受外经贸部对外合作局委托,建设集团承担了由中国政府提供无偿援助项目——科摩罗首都莫里尼国际机场扩建工程,建设集团派出技术考察组,前往科摩罗莫里尼国际机场进行现场考察,并完成设计任务,这是建设集团首次利用中国政府无偿援助资金,进行全部设计的援外项目。

此后,建设集团先后承担了非洲刚果(布)机场、刚果(金)卢本巴希机场、朝鲜平壤机场、老挝琅勃拉邦机场、安哥拉新罗安达机场、坦桑尼亚达累斯莎拉姆机场等境外机场设计任务。

在那一阶段,建设集团主要承接政府援外工程或其他中资公司委托的设计咨询任务。2010年,伴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大趋势,也伴随着产业链的逐步完善,建设集团从被动邀请参与国际项目到主动出击积极开发国际项目,从单一承接海外机场的设计咨询项目到参与到项目的前期的设计咨询、项目管理、监理、施工以及EPC总承包,最典型的就是多哥洛美机场的工程总承包(EPC)项目。

2012年4月,建设集团与多哥共和国交通部签订了《纳辛贝.埃亚德马国际机场扩建及现代化改造项目详细施工合同》,项目主要内容为新建一座22194平方米的航站楼(含3个登机桥)、新建一座航站楼前高架桥、扩建停车场等相关工程。这是建设集团承接的首个海外总承包项目。

由于是首次全过程参与海外项目,建设集团遇到了很多始料未及的问题。“一开始,我们完全不清楚流程,受到的质疑非常大。”建设集团总经济师刘英说,“就好像下海打鱼的时候,才发现没有网,只有一根鱼绳,要一边摸鱼一边织网。比如说我们在进行贷款的时候才发现甚至没有进出口银行的账户,在送审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对外业务的资质,在收预付款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开保函等等……”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在进出口银行和商务部等地方担任一些海外项目的评审,甚至给他们讲课,我们的工作能力和细致程度已经得到了各方的肯定。”刘英如是说。

2012年11月,建设集团CACC非洲办事处在多哥成立,立足多哥项目,依托前方开发非洲市场。目前,建设集团即将完成多哥洛美机场一期,已经承接到多哥洛美二期以及多哥北方机场工程,正在接洽加纳等国机场有关项目。

今年12月25日,由建设集团承担EPC的多哥洛美机场一期即将竣工验收,这一工程,在建设集团人共同的努力下,受到各方一致好评,多哥总统前来视察3次。在2013年10月,非洲民航会议期间,洛美一期被作为样板工程,供与会人员参观。

“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非,提出支持非洲区域航空网络建设,洛美机场项目在12月即将完成,这个机场是中国投资、中国设计、中国建设的,可以说是积极响应了国家的号召,收到了良好的成效。”洪上元说道,“我们最大的机遇就是行业的发展,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孕育了建设集团的发展。我们的立足点,永远是服务于国家建设,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同时也要扩大国际影响力,响应国家战略,支持国家战略。”

2014年,北京新机场建设被提上议事日程,建设集团承担了该机场的前期规划设计工作,这为建设集团的发展来带新的机遇。“目前,我们工作的重点是保障北京新机场的规划设计建设工作,我们要努力以全球空港标杆为建设目标,全面贯彻绿色机场理念,充分体现技术标准的先进性。”洪上元说。

今年不仅是新中国民航诞生65周年,也是建设集团成立60周年,是国家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元之年。“建设集团未来的发展任重而道远。”洪上元说道,“我们要在新的历史起点,抢抓新机遇,做出新贡献,借深化企业改革的东风,全面推进品质化发展,加快实现‘成为世界一流的机场建设和临空产业工程服务商’这一战略目标的发展步伐,在新时期谱写发展新篇章!”